话说到南京已有一个多月了,临近清明节假期,不安份的心情跃然而上,实际上,在南京呆得是索然无味。于是,一起商量后,申请打道回府。领导同意但是为火车。想想这么长途跋涉,心里拔凉拔凉的。好吧,不景气之时,当节省成本,从我做起吧,只要能回去,一切当成过去!

这是我生平第二次这么长途的跋涉,上次还是2010年冬季从昆明回广州的时候。与上次孑然一身不同,这次有同事相伴,是以一路上有说有笑。只是这车上环境还是有点让人呆得不舒服,五味杂陈。特别的是,中途时,对面铺位上来一家子,两小孩打打闹闹,搞得乱七八糟。

回到家时,一身疲惫,心中却是安定。这次回来,看领导们的意思,是中途让我们回来,这也是当初去南京时,领导们定的意思。但于我而言,当不想再去南京。一是工作上完全可以在广州配合完成;二是这次有同事带头委婉拒绝了去南京出差;三是这次出差回来时的待遇让心凉。

南京玄武湖

南京玄武湖
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线。
不知细对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

» 文章出处: reille博客—http://velep.com , 如果没有特别声明,文章均为reille博客原创作品
» 郑重声明: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如需转载请联系reille#qq.com(#换成@)
分享到:

 Leave a Reply

(必须)

(我会替您保密的)(必须)

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   
© 2012 velep.com | reille blog | 管理| 粤ICP备12094833号-2| 谷歌地图| 百度地图| Suffusion theme|Sayontan Sinha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